情緒及健康問題

關於這方面涉及的原因非常複雜,在我們過去處理過的眾多案例之中,包括抑鬱、焦慮、驚恐、欠缺自信、思覺失調、慢性疾病等, 都是與原生家庭系統的糾纏有關,這種關連甚至可以追溯至上幾代人所遺留下來的問題。一般心理治療或催眠治療,都會處理有關個案看待事物的角度,改變有關的信念,處理成長過程所牽涉到的問題,或者與父母之間的糾纏問題等, 這些治療的方向確定是重要的,但卻忽略了從家族整體系統的層面去處理有關問題。根據我們的經驗, 這個層面是十分關鍵的。至於精神科藥物,只是強行把這些症狀壓制下來,並沒有從根源上處理,而且會帶來很多不舒服的副作用。所謂「心病還需心藥醫」,我們在處理這些複雜問題時,除了從傳統治療方向着手外,更加會從家族整體系統層面,多維度地進行處理,帶來更徹底的療癒效果。由於要保護私隱, 以下個案名稱用了假名:

個案一: 女兒思覺失調,經常聽到有一把聲音叫她去死,心口亦有一大遍面積感到長期痛楚,就像被石頭壓着一樣。

傳統醫療界對於思覺失調或與精神相關的疾病,例如精神分裂、自閉症等原因一直以來並沒有詳細解釋,而從家庭系統排列的角度,可以確定是與家族中被排除的人有關。經過賴柏諭博士的了解,Amy的母親在誕下她之前,有一次墮胎,一次小產,在誕下Amy之後,有另外一次小產以及一次宮外孕。雖然Amy的母親不知道他們的性別,可是在場域中,Amy就能夠清晰地指出前面兩位是哥哥,後面兩位是一位弟弟以及最細的妹妹。顯然Amy的家庭中,有很多被排除了的兄弟姊妹,系統選擇了透過Amy的精神問題,向其他家族成員(特別是母親)顯示他們的存在,以及關於這個家庭系統的歸屬權。

在第一次對Amy的心理治療中,賴柏諭博士引導Amy進入家族的場域,運用紙版把那四位被排除了的兄弟姊妹排出來,並引導Amy與他們對話,Amy之知所以經常聽到有聲音叫她去死的原因,就是她的潛意識想跟從這四位兄弟姊妹離去。在排列的過程中,Amy哭得很利害,充份流露了對這四位兄弟姊妹的牽掛。賴博士引導Amy把他們都放在心裏一個重要的位置,並且對他們承諾,因為他們都為這個家族付出了很沉重的代價,Amy的生命得來不易, 更加要好好地活出她的生命,使這四位兄弟姊妹都會因Amy而得到榮耀, 這是第一次排練的過程。

至於Amy心口痛的問題,是家族系統想透過這個痛楚讓所有人帶着愛,去重新看看另外一些被排除了的人,所有的身體疾病背後其實都是一份愛,這是與傳統的西方醫療理念非常不同的。場域顯示Amy的痛楚是與父系那邊被排除了的人有關的,經過了解,原來她的父親在很小的時候,有兩位哥哥被爺爺強行送走,賴柏諭博士在場域之中,感覺到Amy的父親對爺爺有很大的憤怒, 而且內心十分掛念被送走的哥哥,Amy的心口痛楚,就是顯示了父親潛意識多年來一直存在壓抑了的情緒, 這明顯是代際牽連的結果。賴博士引導Amy重新把兩位大伯放在心中,並且對着父親說把不屬於她的一切交還給父親。

除了以上兩次排列之外,賴博士亦透過催眠治療,處理了Amy童年時期與母親曾經有過分離的不安全感,幫助她重新與母親連結,讓愛重新流動。

治療結果:

經過五次的治療之後,Amy已沒有聽到任何叫她去死的聲音,思覺失調的病徵已經消失,另外她的心口痛楚亦已經完全消失,身心恢復徹底健康。


個案二:長期患有抑鬱症,曾經三次企圖自殺,晚上失眠情況嚴重,進食精神科藥物長達十九年。

這是網上視像的治療過程。經過了解Catherine的原生家庭系統,賴柏諭博士發現她的精神問題,與母親有直接的關連。原來母親在Catherine十七歲的時候,因自殺而死亡,雖然Catherine現在已接近四十歲,可是她的潛意識一直記掛着母親,而且有想跟從母親離去的傾向,這亦解釋了為什麼她亦曾經三次企圖自殺。

在一次催眠治療之中,賴博士引導Catherine與在天之靈的母親對話, 在母親面前深深地表達了對她的思念,淚水不斷地湧出來,並引導Catherine對母親承諾,會好好地活下去,好讓母親能夠安心,並且讓Catherine相信她與母親從來都沒有分開過,只是大家存在於不同的空間,並讓她相信母親會一直在她的心中保佑她。這個催眠治療的過程,進行了大概一個小時, 過程十分感人。 Catherine的潛意識中的能量結構改變了,與母親之間的愛重新流動。而在另外一次的催眠治療之中,透過回溯,幫助她在童年時期重新與分離了的母親連結,讓她重新感受到母親的大愛。

治療結果:

經過兩次催眠治療之後, Catherine在原本毫無表情的臉上,重新展露了笑容,她的睡眠質素明顯改善了,每晚可以連續睡幾個小時。


個案三:公司面臨財務問題,工作壓力巨大,經常感到焦慮,連呼吸也出現困難。

Dorothy是一間公司的總經理,要管理很多人,可是公司最近出現財務困難,她的老闆正是父親,她不忍心看見父親承受太大壓力,於是在心理上代父親承擔了他的責任,結果導致負擔太重而出現各種身心問題。Dorothy作為女兒,在她的家族歷史當中,亦曾經對父親處理過很多超越了女兒界線的問題。由於她非常愛爺爺,在當年爺爺去世的時候,由於父親與他的兄弟發生了嚴重的紛爭,而無法處理爺爺的身後事,因此她在那次代父親去處理有關的事情。

賴柏諭博士決定為Dorothy做一次個人的家庭系統排列,把以上的糾纏在家族場域中顯示出來。Dorothy對着現在公司的問題, 以及爺爺過身的情景,看見自己承擔了超越自身界線的責任,都是出於對父親以及爺爺的愛。 賴柏諭博士指出這是一種愚孝,對於父親及自己來說,並不是最好的選擇。 Dorothy像從多年的沉睡中覺醒一樣, 過程釋放了很多情緒以及壓力,並重新回到自己作為女兒的角色,放下了很多不屬於自己的重擔。

治療結果:

經過了一次排列之後, Dorothy表示雖然仍然要處理公司的問題,但是已經再沒有出現呼吸困難,以及焦慮的情緒,內心變得比較平穩踏實。


個案四: 十多年來晚上要開著燈才能夠睡覺,否則在黑夜中不能入睡,另外背痛持續了多年,一直無法消除。

Michelle的原生家庭有很嚴重的暴力衝突,父親在她還小的時候,就用暴力對待母親,甚至用摺櫈把她打到頭破血流,這種家暴不只一次,這些回憶在她的潛意識之中,形成了很深的創傷Michelle內心因此有很多恐懼,覺得在家中不安全,以及一直以來對父親有很大的怨恨,多年來也拒絕與父親見面,她對父親的怨恨,也是直接承接了母親的怨恨。Michelle晚上不能自然入睡以及背痛,都是因為身心一直承受着極大的壓力和情緒而導致。

賴柏諭博士綜合運用了催眠治療、家庭系統排列、自我關係治療等方法,幫助Michelle釋放內心的壓抑,讓內心傷口癒合,以及幫助她與爸爸和好。在很深的催眠狀態之中, Michelle回到過去帶來最大創傷的回憶,看見自己在充滿暴力的家庭之中,只是一位小女孩,內心感到非常恐懼及無助,爸爸對待媽媽的暴力,甚至連金魚缸也打破了,那些她最喜愛的金魚掉在地上不斷掙扎。想到這裏的時候, Michelle也控制不住大聲地喊了出來,壓抑在內心多年來的恐懼情緒一下子被釋放了。賴博士亦引導Michelle在催眠狀態之中,進入父親的原生家庭系統,回想起父親的父親,亦即是阿爺對阿嬤的態度亦非常惡劣,亦有暴力行為, 阿嬤對於阿爺的行為只是一直忍受,Michelle看見父親之所以這樣對待母親,原因是父親在無意識地重複着上一代的命運,他也是無可奈何。賴博士並引導Michelle向父親及母親對話,把不屬於她的牽連和責任重新交回給父母,她終於知道他們之間的事,都是有關上一代的糾纏,作為女兒無權干涉。

經過五次的心理治療過程後,Michelle明顯地釋放了內心的恐懼,以及重新接受了父親,在賴博士鼓勵之下,Michelle再次鼓起勇氣打電話給父親,約他出來見面。父親對她說的的一句說話使她非常感動,他說Michelle多年來不理會他是他應得的。經過與父親的當面對話, Michelle感到很釋放,與父親的關係和解了,整個人變得很平靜和放鬆。

治療結果:

Michelle再也不需要晚上開着燈睡覺,在漆黑的房間當中,也可以自然地入睡。另外,她的背痛明顯地減輕了,好轉了八九成以上。


個案五:兒子患了自閉症,母親無法與他溝通,情緒亦相當暴躁,甚至出手打父母,母親被兒子弄得神經衰弱、心跳、焦慮及失眠。

Karen的兒子與人相處有困難,情緒相當暴躁,透過了解Karen的家庭背景得知,她的外公在戰爭中,因為看見很多被殘害至死的人,內心過度驚慌而嚇死。而Karen的母親,是因為腎病而死的,腎病在某些情況之下,是因為恐懼而導致到的,顯示了Karen的母親承接了其父親的恐懼,在她離世的時候,甚至叫女兒Karen不要哭, Karen的原生家庭,顯然承載了很多的恐懼和悲傷。 Karen亦承接了母親的情緒,Karen各種情緒問題都是與這個根源有關係,這就是經常見到的代際牽連 (Transgenerational Entanglement)。至於兒子的自閉症,是由於家族中被排除了的人而導致的,這個人就是Karen的外公,由於每一個人的意識,都是與家族中所有人相連的。在一次個人心理治療之中,賴柏諭博士引導Karen進入家族場域,幫助母親釋放對於外公被嚇死的恐懼, 把外公重新放入家族中一個重要的位置,亦同時化解了Karen有關對母親以及外公恐懼的糾纏, Karen在進行排列之中,釋放了很多壓抑在深層家族集體潛意識的情緒, 做完這一次排列之後, Karen覺得平靜好多了。

一個人的問題往往涉及多重隱藏動力, Karen也不例外。她在結婚之前有一位男朋友,並因此而懷孕,但因為當時的情況不容許,她決定墮胎, 雖然Karen沒有與該位男性朋友結婚,但與她以及那個被墮胎的嬰兒也一早成為了其家族系統的一部份了。當Karen再婚之後,她另外有一個小產以及一個墮胎, 這三個嬰兒都是屬於Karen家族中被排除了的人,對於他的兒子,亦即是往後進入其家族系統中的人物會產生重大影響,因為根據家庭系統排列的發現,被人為排除了的人,在家族中永遠會有一份歸屬權,系統會尋找後面進入的成員,透過各種情緒行為問題等,向其他家族成員反映出他們的存在,好讓其他家族成員帶着愛重新去看看他們。在另一次心理治療中, 賴博士再次透過排列,幫助Karen重新把這三位被墮胎的嬰兒放入心中,使他們在家族中重新有一個位置。在這次排列之中, Karen亦同樣釋放了很多一直壓抑在心底裏的情緒,與上次一樣,家族場域出現了明顯的移動。

治療結果:

經過兩次治療之後,相隔了兩個星期,Karen反映已沒有再出現任何驚恐和焦慮的情緒,心情變得很平靜,兒子方面就沒有再打父母,情緒平復了很多,而且Karen亦能夠開始跟兒子進行溝通。


其他成功個案分享:

戒掉多年抑鬱症藥物



人生低潮中找回自己,積極生活



生死邊緣中找到出路,重拾生存力量和希望




家庭系統排列(家排)如何處理嚴重疾病?



免責聲明: 不同人士對於有關治療的反應或會有所不同, 以上個案屬於個別案例, 效果因人而異。